联系我们
  • 圭海许氏理事会
  • 电话:13063155780
  • Email:
  • QQ:
  • 地址:福建省龙海市海澄镇豆巷村溪尾社
许氏新闻资讯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 许氏新闻资讯

临江古街:许氏人的古月港情怀

[日期:2015-6-10]  发布者:圭海许氏网

 

 

     临江古街:许氏人的古月港情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本文来自2015年1 月8 日 星期四  《记者在线》内容

  记者 刘小婷:在明朝中后期,月港曾经是我国重要的对外贸易港口之一,也曾有“小苏杭”的美誉,临江古街是当时距离月港最近的街道,因此声名鹊起,成为当时海澄县最早形成商市的街道。今天的《记得住乡愁走进古街区》,我们来到龙海海澄的临江古街,现在这条街上已经没有商市的踪迹了,只有几座店窗建筑依然保持着当时的气息,但是这里的人们对月港的眷恋却没有因此消逝,就像这港口的江水,潮涨潮落,永不干涸。

  正文:“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”,说起临江古街,街上住户总会有出生恨晚的遗憾。如今,对兴盛古街有记忆的老一辈也已不在,只剩下族谱和历史资料。

  古街上的许氏家族史就和月港有着密切的联系。十五世纪初,外国商船到达月港,聪明的许氏族人看到货物买卖便萌发了航海贸易的念头。于是,商人、富人合股造大船,出外洋,悄然兴起月港通商码头,依港兴市,许氏人丁兴旺,百业崛起,一条长不足千米的古街就有许氏店面二十几个,为方便商贸,一些许氏族人干脆到外地定居开分店。

  临江古街老住户 许明亮:(当时)漳平青城江圩街,在那边发展开店,从这边(把)货运上去那边卖,外地江圩的货带过来出口,他们是这样交换生意的,当时他们是这样做的。

明朝末年,倭寇侵扰东南沿海,海运陷入困境,古月港遭到严重破坏。到清代,海寇更为猖狂。清代顺治8年,海寇从溪尾铣城上岸,沿村抢掠。一部分许氏族人干脆定居漳平。

  临江古街老住户 许明亮:不是他们有意定居,他们还要回来,回来是当时月港衰没的时候。回来这边已经无家可归了,老一代都死在里面了,海盗(把月港)整个都糟蹋完了,人死了没有人管,剩下都是骨头,不得已把骨头收拾了带到漳平埋葬,就从漳平定居,定居最后到清代,乾隆时候,他们向当时的乾隆皇帝申请定居,就从此定居在那边。

  曾经无论是辉煌还是没落,如今也只是许氏族谱中令人百感交集的一页。月港不再兴盛,许氏族人也各自转行。

  临江古街老住户 许荣辉:我们这边每一个码头也常有船只在停靠,都有船只停靠,靠江里的在谋生,到后来海里没有水产了,就开车了,基本上(开船)就没有了。

  对月港的眷恋,许氏少年则有着更直接的方式。在许志杰家里,从院子到屋内摆满了从月港滩涂上捡起来的瓷器。

  许志杰:这是南靖和华安交接东西窑的东西,像这种大概是明朝时间的,(你怎么判断?)感觉这个色泽还有一些润色看起来都挺老的,像这种就比较像清朝的东西。

  许志杰说,他十几岁时就到滩涂上捡瓷器,偶尔还能捡到一些铜片和铜钱,十几年来不间断。如今,他还在家里设了月港古瓷标本馆,陈列他捡回来的10多麻袋瓷器和瓷片。他说,月港就是他的家乡名片。

  许志杰:月港加油站,月港粮食站,月港饲料厂等等,还有月港酒店,都是在怀念月港这地方的名字。有时候回来我们都会到那七个码头遗址的旁边,去观赏一下风景。(为什么去观赏风景?)感觉像这种味道就是家乡的味道,可能是比较怀乡的那种感觉。

  记者手记:带着对月港兴盛时的遐想走在临江古街上,仿佛身旁客商如织,林立的店铺里有高雅的绫罗绸缎,有芳香的樟木雕品,也有精美的陶瓷工艺,店家无需吆喝,有客自远方来。然而,我仅是一个与这个地方没有血缘关系的过客,相信有着族谱记载的许氏族人走在街上,他们的遐想会比我更多,更亲切,更深情。这份遐想或许就是临江古街百姓深埋心底的乡愁。

  刘小婷 吴昊 实习生 卢彦希 龙海台 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