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氏文化
联系我们
  • 圭海许氏理事会
  • 电话:13063155780
  • Email:
  • QQ:
  • 地址:福建省龙海市海澄镇豆巷村溪尾社
许氏文化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许氏文化 >  许氏文化

诏安许氏家庙的渊源及涉台史事

[日期:2014-9-1]  发布者:圭海许氏网

    建置于明弘治十三至十七年(公元1500~1504)的诏安“许氏家庙”(纶思堂),历史久远、规模宏大,在我县甚至全省都是比较罕见的大宗祠。经省、市有关部门的领导、专家鉴定,这是一处具有丰富内涵和历史文物价值的涉台文化遗产,2013年元月28日,福建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八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  “许氏家庙”总面积为1052平方米(长36米、宽25米),坐北朝南,系歇山顶式建筑,由门楼、下厅、东西两廊带天井、拜亭和大厅组成,全座屋顶96槽,36根石柱(均带柱础);门楼开三门,一正二偏,正门额颜“许氏家庙”;下厅面阔五间,进深三间,分别拄以圆形、方形或八角形石柱,一斗三升式梁架;东西两廊拄以带柱础的方形石柱;拜亭拄以带柱础的八角形石柱,开两耳门;大厅面阔五间,进深三间,拄以带柱础的棱形石柱,一斗三升式斗拱梁架。上悬巨匾“纶恩堂”(传为仿清康熙大帝书),匾下悬挂刻木柱联:“南城礼乐交堂构;北阙纶恩奂栋梁。”正中奉祀重开南诏许姓一世祖许耐京和下衍四世祖神位。
  为何称“重开南诏许姓”,这里还有一段维系国家民族命运的血泪史可说。唐总章二年(公元669年),河南汝南许克华(因赞翊唐王李世民征讨临汾等郡有功,封宣威将军)的儿子许陶并子许天正,奉敕随玉钤卫将军陈政领兵入闽,迨至削平泉(州)潮(州)蛮乱,表建漳州,并置漳浦、怀恩二县(怀恩不久因籍民逃亡严重又撤,归并漳浦)。原泉潮团练副使兼翊府纪室的许天正,膺任州府别驾,加封太尉,分镇南诏场。故诏安许姓历来尊奉许陶为本姓开漳始祖,尊奉世袭父职、佐陈元光平叛靖域的许天正为本姓开诏始租。从许天正入闽平叛、基开南诏时起,到许耐京出生时,已历经六百多个春秋,也就是到宋末元初时期,此时,由于元兵南侵压境,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南宋小朝廷,终于无法在闽海一隅——泉州晋江立足,幼主赵昰和赵昺,只得在一班宗室大臣的簇拥下向粤东方向奔逃。这个时候,守闽抗元的兴化军知军陈文龙的爱女许夫人(史佚其名),在她父亲和丈夫宋进士许汉青(官授文信郎)相继为国捐躯以后,国仇家恨填胸,拍案而起,罄尽家财,招募义勇,高竖抗元扶宋大旗,并上至汀州、赣南,下达漳南、潮州联络,先后与闽西抗元首领黄华、畲家峒酋长蓝太君、漳南农民起义军首领陈吊歃血为盟,组成一支声势浩大的闽西南畲汉人民抗元扶宋大军,建立了从闽西到漳南计24峒的义军据点,使抗元烈火在方圆几百里的土地上熊熊燃烧起来。诏安许姓一来是宋朝士宦的后裔,家国的命运与家庭的命运息息相关;二来与许夫人有血缘情亲关系,所以,一经号召很快就全族动员起来,有力出力,有钱出钱,前呼后拥地参加许夫人领导的抗元义军,不仅离乡背井投入广东百丈埔的护跸大会战,而且在宋帝昺君臣厓山殉节后,又随许夫人、陈吊折师回闽,据守乌山、点灯山一带坚持抗元不竭。直到元至元十九年(公元1283年),陈吊在乌山千壁岩误中奸计,引发内讧,元兵乘势包围义军,终使义军陷于绝境,全军几乎覆灭,陈吊亦壮烈牺牲。许夫人虽幸免罹难,但眼看大势已去,不得不挥泪告别乌山,潜回其家晋江东石许厝巷匿居,不久忧郁而终。元兵剿灭乌山的抗元义军后,挥师进入诏城,清除扶宋抗元遗迹,对敢于竖旗抗争的四都渐山下隙口村(也就是南宋都统、厓山勤王护跸捐躯的张达家乡),和南诏许姓一族恨之入骨,在血洗隙口村后,紧接着又锁定元宵之夜,趁黎民百姓合家团聚过节之时(大约是元至元二十年.即公元1284年)大开杀戒,全面包围许姓住宅,挨家挨户杀戮,大小不留,以达到“斩草除根,灭户灭族”的目的。说奇也奇,冥冥间好象天不叫南诏许姓绝种,偏偏漏掉一个一时惊恐藏匿于白井埔的七岁龀子许耐京,为辄起侧隐之心的广东羊城文万户所救,携往老家抚养成人。文万户见他长相英俊,气字非凡,乃教之以礼,授之以学,使他成为一个教养和学识皆有数的后生。最后,甚至妻之以女,纳为东床,并将收养他的经过和他的身世一一告诉他。到耐京二十多岁时,大约是元大德年间(公元1297~1307年),文万户经过深思熟虑,认为元朝的统治地位基本已固,社会秩序日渐安定,应是子婿返里重兴祖业的时候了。为慎重起见,还先遣他的大儿子陪子婿一道潜回南诏审时度势。他们看到人们对战争年代所发生的事物已经逐渐淡化,日常生活安然。返回羊城后,向老父陈述了所听到和见到的一切,使文万户放下心来;遂决定仍由大儿子携眷陪子婿夫妇返诏定居,以入图缵承许姓宗支,复兴先祖业绩。许耐京一行,在再次沿着闽粤古道人诏途中,在今深桥镇新溪村南端的水塘北岸,与他的保姆何妈相认。何妈将她当年元兵行凶后的翌日,在许家收拾到的田园厝契悉数交还耐京,并随同耐京入城,帮助耐京安家,经过千难万苦,终于逐步光复祖业,繁衍氏族,成为元降以后重开南诏许姓的一世祖(因他脚底原生七颗痣,故世称七痣祖)。据有关族谱所载,当年陪同妹夫入诏的文万户长子,曾在今四都马厝城附近择地建寨安家,称“文厝寨”,但单传七八代后无嗣,寨乃散。许耐京嗣下二大房,世居南诏,衍传至今已七百多年,终于瓜瓞绵长,华萼交芬。据不完全统计,许姓现分布60几个村落,人口在六万人以上,成为我县一大望族。早年许姓聚居的历史地名,如县城的“西门许”。“鑑塘许”、“下菜园许”、“寿关许”、“许厝寨”、“许厝巷”、“许厝祠”等,以及城郊的许庵、白洋的许厝乡、桥东的许坑埭、红星的许寮和官陂仅有几户烟灶的“许厝楼”,虽然几经沧海桑田,却仍未泯灭。
    说到“许氏家庙”的涉台关系,也就是许耐京的裔孙衍派台海发展的关系,可以说是根深蒂固,血肉相连。据有关族谱记载,在明清时期,七痣祖后裔有的是参加郑成功的部队,入台驱逐“红头番”(即葡萄牙入侵者)、收复祖国山河的战斗而滞台的;有的是参加施琅的部队,入台惩叛后落籍的;有的则是携眷渡台,谋求发展的,共有8批,每批人数不一。如:康熙年间.许侃德带领一批族人入台垦荒于台南佳里;他的后裔在台南七股乡建置的许氏宗祠“高阳堂”至今香火不断。它的正中神位即书“漳州诏安三都侃德公”。许侃德的裔孙许添才,出生于台南,原为台南市市长。已故的桥东龟山许锦波宗亲(曾任国民党平和县党部巡视员),在一次回乡谒祖省亲时曾告诉过我,说台南七股乡的“高阳堂”,清末民初镌有始祖许天正的一首平蛮诗于堂壁,让后裔不时叩读,后因地震墙坍才消失。雍正年间,有许天廷、许奇远带领—批族亲入台垦荒,落籍彰化乡,后裔再分支南投。乾隆年间,还有许吉昌带领族亲多人渡海到七股乡垦荒。此后,又有宗亲许赏四的兄弟出海捕捞遇风,被漂流到水尾后登陆台湾,定居于台北田心仔社,以后子孙也兴旺发达。道光初年,宗亲许东又带一批族人渡台,落籍于宜兰垦植等等,不胜枚举。
    随着我国政府实施“一国两制”方针,和平统一中国,复兴民族大业,成为海峡两岸人民的共同呼声。在此大形势下,迁徙入台的七痣祖裔孙,更不会忘记先祖的根基和血缘,纷纷萌生渡海寻根问祖和敦亲睦族的意念,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,就陆续有金、台的宗亲前来祖籍地——诏安谒祖,会晤亲人。如:1991年8月8日,台南许氏宗亲组团五十多人,先后三次由许枝炉、许辉夫带领,前来寻根谒祖,进行睦族联谊。2007年10月28日,金门爱心慈善事业基金会创始人、会长许金龙率领组团50多位宗亲,前来祖籍地寻根谒祖。他曾经无限感慨地说,这条回归认祖的路寻了800多年,现在终于找到了。组团中几位有文化的宗亲还说,说来还得感谢祖籍地的宗亲,写了一篇《金门沧浯有个“丹诏村”》的史料文章,《金门晚报》转载后,我们都详尽读过,才认准金门许姓的根是在诏安。这次组团在谒祖会亲中,一获悉祖籍地正准备重修”许氏家庙”,立即表态要捐助30万台币,资金现巳陆续到位。2011年,台湾中华道教总会副理事长、中华净明忠孝道教会理事长许昭男一行宗亲,在参加第三届海峡论坛后,由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许氏委员会会长许春安陪同,专程在泉州与诏安县许氏宗亲会代表许强对接族谱。同年,又有台湾著名画家、被欧洲艺坛誉为“东方毕加索”,美国艺坛誉为“世界艺坛大师”许海钦携夫人一同返梓祭祖,拜会亲人,还与我县书画家座谈切磋书画艺术,并分赠其书画作品集。台湾原民进党主席许信良,也是重开南诏许姓一世祖的裔孙,他的家族还世代流传一首《认祖诗》,其诗云:“南诏相传世泽长,宋元大难始分张。……兄弟昭穆难品序,本支联属更悠扬。于今欲谒根源自,总把陶公认发祥。”足见其“认祖追宗”、饮水思源的情怀是何等深切!
    作为祖籍地的诏安许姓宗亲会和重修“许氏家庙”理事会的同仁,在这二十几年时间也特别繁忙。海外宗亲一到,不论组团也好,少数人也好,都一概予以热情接待,还陪同他们一道谒祖寻宗,会亲穆族。在此同时,又不断派出组团代表,前往金台联络宗谊,对接族谱,并到当地的同宗祖祠顶礼膜拜。规模较大的有三次。一次是2010年10月,诏安许氏组团31人,渡台参加第15届世界许氏宗亲恳亲大会。会后,专程转道到台南七股乡的“高阳堂”敬香,拜会诸位宗亲。一次是同年12月,诏安许氏宗亲又组团前往厦门,参加首次在大陆举办的世界第12届、亚洲第19届烈山五姓宗亲联合恳亲大会,台北、台中、台南、桃园、高雄和金门的宗亲,都有组团前来参加。这次恳亲大会,规模宏大,盛况空前。诏安许姓宗亲代表团给大会敬献上书“炎帝千秋仰,烈山五姓亲。同为弘祖德,家国万年春”的横披。一次是2011年农历11月21日,组团32人前往金门,参加金门“许氏家庙”的落成庆典,也赠送了巨大漆会木匾“泰嶽之光”。金门爱心慈善会举行创会20年庆典时,诏安许姓宗亲会也馈赠了诗联予以衷心祝贺。
    相信随着海峡两岸解冻的加速,隔绝多年的两地宗亲必将迎来了更加和煦明媚的春光,相互往来也必将更加频繁亲切,先祖开创的爱国爱乡的优良传统一定会得到进一步的发扬光大。


    作者附记:①本文有关涉台资料,承许强同志一再搜集提供,并给予校正某些细节,谨此致谢。②读了本文,也许有的读者会产生这样一个问题:羊城文万户何许人也,他为什么会救走许耐京?而作者在成文时曾查过多种历史许氏族谱,均未见记。但民间倒有这样一个传说,说是文万户原是随元兵入诏的一个头目。他在此前,曾有一梦,梦见在诏安收养了一条青龙。到他当夜见到惊恐万分的许耐京时,耐京刚好穿着一副青绸衣,嘴上还咬着一粒红柑,犹似他梦中见到的青龙,便暗地里救护潜回羊城老家抚养。